男猪脚的家庭故事系列之苟且与远方系列之女猪脚

2018年8月20日

第一篇 女猪脚之不幸
12岁前我也和其他孩子一样四肢健全,爱蹦爱跳、阳光、快乐、无忧无虑。但是一场意外高压电击事故,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。19年前(1999年8月7日),我和弟弟在山上放牛,那天天下者毛毛细雨,我和弟弟在途径一根20多年未维修的高压电线杆时被高压电击伤并昏迷。是妈妈发现了我们,并及时将我们送到县人民医院治疗,可是情况不容乐观,医生对一直昏迷的我感到担忧。
在医生的建议下,父母将我转到了省城南昌第一附属医院烧伤科。专业医生对我全身检查之后,倒吸了一口气说,幸好你们及时把孩子送过来,要不然会有生命危险,她全身的烧伤面积高达30%,需要尽快做植皮手术。就这样我在无菌病房里待了53天,期间做了两次植皮手术。最后因为实在是没有钱治疗被迫出院,那个时候的我并未痊愈,手上、脚上、头部都还包扎了绷带。最为严重的要数左手,因为左手手腕处电击很严重,里面的骨头因为没有新肉长出而裸露在外,第一次见它的人,除了害怕就剩恶心了。每一次医生换药看到骨肉分离的左手,我的心都会刺痛。第二次植皮手术前,我大部分的时间都躺在病床上睡觉,由于无菌病房家属只能每天在规定的时间在病房的窗外探望半小时,哪怕就是这短短的半小时,母亲来看望我,我都没力气和她说话,她特意烧制的营养汤,我根本喝不下去。每天我就是依靠药物维持着,那个时候的我并不知道自己伤的有多重。我以为自己只需要在医院住一段时间,就可以痊愈出院,然后像以前一样——和弟弟一同放牛,和同学一起玩耍。可是随着我病情的慢慢好转,我逐渐听到一些关于我的言论。他们都同情、可怜我,说我以后可能只能依靠残缺的右手生活了。那个时候,我才意识到我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我了。眼泪也止不住的往下掉,我不知道自己在医院还要住多久,也不知道以后自己要怎样生活。心中充满了恐惧与无助,我不知道自己活下去的意义何在,如果要成为一个只依靠别人的累赘,我宁可不要。
未完,待续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